我是個一平民,是七百萬份之一。身為平民百姓,基本上我說什麼、做什麼都沒幾個人在意。不論是購買了新電話或到巴黎瘋狂購物,那些我們在社交網發報的照片,不消五分鐘便會被另一些網絡資訊或其他平民朋友發報的自拍照淹沒。那管我能獲多少個「讚」,老實說,我的意見、我的事 – Who cares?

但是,正正因為沒有人在意,當平民的我們是最能夠享受言論自由的一群。我們可任意在網上發佈自己的觀點,亦可以跟持不同意見的人切磋。

一班志同道合的平民聚在一起,力量很大。你看這幾天在網絡上與電視上的畫面盡是活在我們身邊的阿華、阿偉、阿欣和阿雯。我們雖然素未謀面,但既然擁有相近的信念,感覺便如鄰家的朋友。看見你們被沖擊、被騷擾、被忽略的時候,心裡好難過。我們突然從「與我何干」變成「你的事即是我的事」。

但水能翻舟、亦能載舟。當民眾把自己分黨歸派,社會的分化會隨之惡化。近日網絡上看到的儘是人家不是的證據和毫不留情的互相指責。其實看到這現象要比被沖擊、騷擾和忽略更可怕。因為當民攻打民的時候,社會就要崩潰了。

身處臨界點,要獨善其身甚為艱難。此時此刻,看在眼內、聽進耳內的一切好像不斷催促我們去歸邊取態。試問複雜如民主自由的議題又豈能用一條絲帶、單一種顏色完全表達呢?但保持中立,萬萬不可;正如義大利文豪但丁說,在道德危機裡保持中立本身就是最大的罪過。

由此,一場原本是國與民之間的角力,瞬間便成為民與民之間的鬥爭。延伸下去,一場理性與良知的戰爭在我們的心裡爆發;每一天醒來,我們都覺得好掙扎。

但轉眼,我們學會與這種掙扎共處,還竟然有點慶幸自己能活在當下。因為一向被遺忘的價值觀與思考力突然被喚醒了、我們開始呼喊:「We care!」在這個一直以金錢名利掛帥的大都市裡,當每一個平民都突然開始反思是與非及在意彼此觀點時,威力比群眾聚集再大動干戈的力量更厲害,能把這地方迅速地推向另一層次。而最後結果如何,也許只能留給歷史判斷了。

本文曾刊登於蘋果日報主場博客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