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父母師長都好像比上一代的通情達理。我們會理所當然地說,孩子長大後,應該有自由選擇權。我們已沒那麼計較孩子將來做什麼 – 當律師醫生好、當結他手廚師也好,只要不傷天害理,就算與我輩的期望有所衝突,都會全力支持。父母可能已準備好有一天十八歲的兒子說一句:「媽,看!我紋了身。」或者在街上撞破十四歲的女兒跟小男友逛街親嘴。雖然到事實放在眼前的那天,我們未至於會歡天喜地,但都有些把握自己能沉得住氣。
那天看見孩子攻了入去,然後又被抬了出去;我們突然如夢初醒,原來這一代長大之後要面對的並不再是那些老套如「中學生是否應該談戀愛」的課題。原來有一天,他們可能會走到父母面前,歉意地通知一聲:「爸、媽,從小你們希望我憑良知做正直的人。今天我的良知告訴我要站到最前,做我覺得對的事。對不起,要讓你們擔心了。」畢竟人非草木,我相信無論多麼明白事理的父母,就算按耐得住不說出口,心裡都會暗暗希望孩子就這麼一次掩蓋自己的良知,留在自己身邊吧!

我們都有志把孩子煉成有思想主見的人,因為有一天當我們不在了,他們仍然能夠獨當一面。但不要忘記,歷史證明了有思想的人總會追求物慾以外的事情;那可能是關乎自身、家庭、國家或世界的大小事。有思想的人總會身不由己地用自己的方法去令身邊的人和事進步。他們可能選擇去為不公義的事發聲、也可能決定為維持社會安定而決定當上執法人員、亦有些選擇沉默。

突然之間,基於思想的不同,本是同根生的香港兒女被分成不同門派,互相評頭品足。

而我們當中有些人,不知從哪裡弄來個隔岸觀火的資格;不斷熱烈地批評誰是誰非。難道活了這麼多年,我們還未知道有很多事情,雖然可以有自己的觀點角度,但底藴裡根本就沒是沒非的嗎?我們批判孩子所作的決定時,不就等於推翻昨天的自己?不是說好了讓他們憑良知抉擇的嗎?

我的愚昧無知令我分辨不了誰對誰錯,但身為一個相信教育的人,我只希望今天無論站在哪方的兒女都問心無愧,起碼做了良知告訴他們是對的事、起碼他們守住了尊嚴人格,能夠繼續仰首走下去。

本文曾刊登於蘋果日報主場博客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