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875.JPG

親愛的年輕村民,你們好!我是一名教師。

兩星期前,我與朋友一口氣走完三個佔領據點。我們從夏愨道出發,經告士打道走到灣仔、拐個彎入電車路,再由銅鑼灣走到天后,然後乘巴士到佐敦下車,徒步到旺角。多得你們用身驅開啓的道路,這路線不消三個小時便走完了。我們沿途一直看見義務教學的講者,被觀眾包圍着。雖然沒有駐足觀看,但眼見人山人海中,大部份都是全神貫注的年輕人。

此情此景,令我想起每次遊歐洲,總會碰見一些老師教授在博物館內坐在大師的真迹前談藝術,或在政府大樓外的草坪上講歷史談政治。知道嗎?這就是教育的最原始面貌了──沒有桌子椅子的隔膜、沒有要趕的功課考試,只有師生互相提問辯論。結果呢?新的知識由此而生,再慢慢形成不同門派的哲學。

西洋哲學之父蘇格拉底說過:「我沒有甚麼可教人,我只能啟發他們思想。」(I cannot teach anybody anything, I can only make them think.)那些年,他就坐在菜市場裏,就地取材,跟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談天,當中有些跟老師志同道合的,可能當上他的門生。道不同的雖不相為謀,但仍會自立門戶,以別的姿態開枝散葉。能夠求同存異、百花齊放才是最美好的年代。

今天的學生運動將會為社會帶來的後果,還是未知數。但我可肯定,這次事件對現時還在求學的你們絕對影響深遠。

上個月今天,你們仍一如以往坐在課室裏聽書、做功課和準備考試。一個月後,你們坐在街上參與創造知識的過程──聆聽、發問、討論和思考。你們空手來、亦好可能會空手離去,但心裏一定覺得滿滿的。

我也有想起沒有到來及表示不支持的同學們;他們不能如常上課、交通受阻、進度被拖慢,種種因為這次運動帶來的不便會令他們憤怒地問:「為甚麼?」我想,如果蘇格拉底老師聽到了,一定會先微笑然後反問:「那你們覺得,這是為了甚麼?」

所以,老師覺得這一趟你們贏定了。

我所指的未必是甚麼社會上或政策上的勝利,而是你們的天空,一定因這次運動拓闊了。從此,我相信無論在哪個領域持任何意見,你們都會記起今天,然後先問一句:「為甚麼?」再討論求證。因為經過這一次,你們大概已經發現原來當沒有去求證「為甚麼」的基礎時,那些歇斯底里的「我要這、我要那」口號都是廢話。

香港的學生一向善於服從、喜愛和平;你們二十多天來的紀律及情操連國際社會也為你們鼓掌。我深信只要你們不忘本,再繼續像今天一樣求知識、求自由;他朝一日,你們必定會成為最優秀的孩子,在何時何地都能發光發亮。

請別放棄,要為自己的未來加油!

Ms Yu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

本文稍經修改,曾刊登於蘋果日報主場博客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