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119.JPG
(圖片來源:lull.ru)

最近找到一條影片﹐急不及待跟學生分享。片段來自一個烏克蘭的節目 Ukraine’s Got Talent;影片放映一位沙畫藝術家的表演。她在時而激昂﹑時而幽怨的音樂下﹐把一盤平平無奇的沙粒在八分鐘內變成一幅幅會說故事的連環圖。表演的尾聲﹐畫家在沙上寫上幾個我看不懂的字,亦寫了一個令我明白故事背景的亞拉伯數字,1945—她要說的是有關戰爭的故事。納粹軍在1941和1944年間佔據烏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國家不斷要為著主權問題跟德國與蘇聯斡旋及抗爭;對烏克蘭人民來說﹐那是黑暗的歲月。

這一段歷史﹐別說對我的六、七歲小學生﹐對我來說﹐也頗為陌生。雖然我在播放前有過一絲猶豫﹐怕話題太深奧﹐小孩子不能明白﹐但是我還是選擇播了。最大的原因是我想他們知道創意不應受環境限制﹔哪怕一無所有﹖剩下一雙手和一堆沙﹐人們都沒有停止創作。另外,背景音樂很出色﹐整個表演觀賞度極高。

影片開始﹐孩子們凝望著熒光屏﹐看著那盤散沙慢慢變成一副副漂亮的圖畫。孩子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有的張開小口﹑有的皺著眉頭。我最喜歡在這時候偷看他們;孩子臉上那副認真的表情總會令我鼻子一酸。孩子啊,你知道嗎﹖老師雖然並不博學多才﹐但只要你們肯認真學﹐我都願意把自己所認識的世界跟你們分享。

表演到了中段﹐課室裡響起一些不尋常的聲音。我回頭一看,有孩子哭了。我不作聲﹐決定讓他們繼續看下去。

八分鐘的演出完結後﹐我關掉熒光屏﹑走到課室另一端開燈。課室並沒有發出那一貫「散場」的雜聲,因為每個孩子都在沉澱中。我走回自己的桌子前﹐面向他們﹐故作輕鬆地問他們﹕「怎樣﹖喜歡嗎﹖」他們靜靜地點頭,並似乎突然意識到﹐這種「喜歡」有點另類。他們一向都喜歡玩耍﹑喜歡買玩具﹑喜歡吃巧克力…能討他們歡喜的﹐從來只有令他們快樂的事情。所以他們有點不明白﹔明明自己剛剛看完一個令人傷感的故事﹐但自己又確實希望多看一次。這對六、七歲的小孩來說是比較複雜的情感。

我告訴他們一點故事的背景﹐然後開始讓他們發問﹐讓他們抒發一下自己的情緒。他們想知道故事裡的主角為什麼哭﹑又想知道小孩子有沒有機會在戰爭結束後見到爸爸﹑亦問主角為什麼變老了。他們的問題令我想起小王子的故事。孩子從來沒有興趣像成年人般去爭辯誰勝誰負或誰對誰錯;那堆有關傷亡數字﹑重建費用和有關年份的數字對他們來說全無意思。但細想﹐他們問的不就是最關鍵的問題嗎﹖戰爭的可怕是因為它令小孩子與爸爸永別﹑令人衰老﹑令人哭。

今天﹐老師跟小孩子一樣﹐都上了寶貴的一課。作為一個老師﹐我從不特意催促你們進步,我更討厭比較。藝術的修養從不能強迫出來﹐亦不能透過機械式的訓練而煉成。你們今天一起被一幅幅圖畫和音樂感動﹐有的更哭了出來﹔那是因為你們擁有一顆真摯的同理心﹐能赤裸裸地感受別人的感受﹔只要一直好好保存它﹐你們一定能繼續與藝術結緣﹔長大後成為有修養的人。

如有興趣,可點擊這裡欣賞文中提到的影片。

本文曾刊登於主場博客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