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367.JPG

在油尖旺校網打滾大的我,於旺角留下不少腳印。旺中信和瓊華,甚至當年的好景都是我喜歡瞞著父母流連的地方。要瞞,因為旺角給人的印象龍蛇混雜,爸媽擔心我去得多會學壞。的確,在旺角我們會見到很多在尖沙嘴、銅鑼灣和金鐘不會見到的景象。例如說話沒有高低起伏的阿叔十年如一日的台詞:「四樓有四仔。」和穿睡衣的伯伯叼著煙仔施施然衝燈過馬路,然後反過來用流利粗口回敬對他謾罵的司機。初時看到這些異象,心裡會有一絲的不安;但是這種旺角獨有的秩序啓動了我們市井的一面。

我們知道走在旺角街上買東西,陰聲細氣是沒有運行的;所以一定要棄用在高級餐廳點餐的聲量,改用大嬸式的:「阿姐,要件臭豆腐,少辣多甜醬唔該!」找回的硬幣雖然沾著一點咖喱汁,但因為這是旺角,你介意便輸了。咬著臭豆腐繼續走,冷不妨一滴從天而降的冷氣機水落在頭頂;皺一皺眉又繼續走,還暗暗慶幸臭豆腐沒有被滴中。走到彌敦道旁的行人路上,看見打開一字排開的紫髮兼有鼻環的cosplay朋友迎面而來,便索性靠邊站,吃罷臭豆腐才離開。旺角一向就有這種亂中有序、不喜勿來的特質;我卻樂於身在旺角鬧市中。

這幾天,旺角成為社會的焦點。我們在電視報章上看到一種不願見到的新秩序;警方天真地嚐試用單一的力量支配這個向來以多元秩序見稱的地方。熟識的街景換上不同場面:的一字排開擋路的是軍裝警察、落在頭上的是警棍催淚水。看見發了瘋似的警察亂棍打人,除了為市民難過之外,我真的替這些堂堂男子漢感到尷尬。人家明明就在路過,你無端歇斯底里,然後從後扑頸?記者舉高雙手表明身份,你走過去把他按在地上圍毆?論武器特權,我們實在敵不過你們;但論光明磊落,走在街上的市民真的贏你們十萬八千丈啊!每當你們為出氣而出一下拳、揮一下棍的時候,最傷的其實並不是我們的身體。因為傷勢總會復原,但破壞了的誠信是如何也彌補不了的。世上還有比起為了一私己欲而自廢武功更愚笨的事嗎?

旺角根本就是香港的縮影,有人在這裡紮根打拼、有人只不過路過轉車、也有人為不同目前來光顧。大家在這地方各有所求、各取所需,亦明白要達到平行其實需要互相遷就。今天我被你店的污水濺濕,明天你店可能招待個吃霸王餐的人;我們通常都會說句「算了吧」,因為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如果我們天天都被人佔盡便宜、走到哪都吃虧的時候,其實要反也反之有理吧?所以能維持一個地方的秩序,不可能單靠一把聲音或一種「大晒」的勢力去支配。因為最後只會淪落至今天這種只許警察點火,不許市民路過的田地。

那天我走在人群中,順著警察的意思往前走。眼前的旺角如戰場,卻突然飄來一陣熟識的煎釀三寶香氣,這證明它的氣數未盡。期望瘋狂過後,旺角能展開新一頁亂中有序的好時代。

本文曾刊登於主場博客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