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最後期加入《主場》的博客。佔領的新聞弄得我心緒不寧;因為要找渠道宣洩,於是便寫起字來。有人問我,既然一直沒有寫作的習慣,怎能突然寫得那樣快,我跟區嘉麟兄的原因一樣:「只有發瘋地寫,才能保持心境正常。」

因為是新丁關係,我其實並不認識這裏任何人。由此至終,我只是按指示在有文章發表時,按幾個鍵把文字上載而已。如果以Facebook的朋友級別來說,我跟《主場》只不過是「點頭之交」,完全沒有情意結可言。我不常按「like」;就連舊主場的專頁都沒有like過,而《立場》專頁也未like。所以當日蔡東豪先生突然結束《主場新聞》,我的反應只是「哦」了一聲。上星期讀到傳聞他會東山再起時,我又一樣「哦」了一聲。昨天《立場新聞》正式成立,我的反應仍然是「哦」;我更被那些應運而生的什麼「賭場新聞」、「刑場新聞」、「墳場新聞」及「臘腸新聞」等專頁逗樂了一整個下午;香港人的反應從來就是那麼敏捷和幽默!

可能因為我對政治及媒體運作不太熟識的緣故,所以對於近日針對蔡先生與《立場新聞》排山倒海的謾罵聲其實有點摸不著頭腦。

我先問自己,在每天眾多連結的分享中,我是如何篩選看什麼、不看什麼的呢?最先吸引我的應該是圖像、然後是標題,再看一看連結有多少個「like」、「comment」及「view」,最後會看看推薦朋友是誰。所以當連結是「Paris:14 secret spots you can’t miss / 40k Likes / 20.5K Comments / 6.3K Views」,而推薦此連結者是個旅遊達人朋友的話,我有八成機會按下連結。如果是較學術性的文章,我會看一看出處來評估文章可信度 — “nytime.com” 當然比 “empirenews.net” 值得閱讀。(Empire News 是專門用假新聞去諷刺時弊的媒體)

一句到尾,好看便看。你問我媒體老闆或網站發起人是何方神聖,對我這種讀者來說,我只會說句:「Who cares?」

所以當我看見有批評者說「見share即block」來回應連一篇文章也沒有登出的《立場新聞》時,心裡除了有點替新媒體不值外,真替讀者可惜。萬一錯過好文章或一些重要資訊,損失根本不在發表的媒體。這種掩耳盜鈴的姿態跟反雨傘運動者說「就算落雨,小弟都堅持唔擔遮」又有何分別?

現在社會氣候不穩定,媒體選擇已經少之又少,我們不是應該替有新媒體能再次冒起感到高興嗎?不支持也其實不用太多沒建設的唾罵。「哦」一聲後,不如靜觀其變;喜歡便like、不喜不看,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本文曾刊登於主場博客

圖自:www.britannica.c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