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容含劇透)

前兩晚在沒有看故事大綱或影評的情況下去看《飛鳥俠》,一向對乜乜俠、物物俠不大感興趣的我已預期自己會在放映的兩小時內,看見一個著綠色緊身衣、背上頂著羽毛的「英雄」飛來飛去、拯救世人。

我錯了。

從第一幕起,我的耳朵與眼睛便被配樂與鏡頭吸引著。戲內的強烈對比(如真與假、小眾與大眾、外與內等等)和一切象徵性的編排(如那塊老是常出現的《歌聲魅影》宣傳板和片末那塊蓋著鼻子的白色紗布)都令我嘆為觀止。看到一半,我望望時間,竟然捨不得戲要做完。

故事主角米高基頓飾演一名過氣明星;年輕時因飾演「飛鳥俠」一角而大紫大紅,成為荷李活經典,可惜風光不再。為了證明自己在演藝圈的「存在」,他孤注一擲,自導自演一齣希望能令自己起死回生的百老匯舞台劇。選擇舞台劇是因為他亦想證明自己是個有演技的演員,而並非商業片內的一隻棋子。

戲內令我最深刻的對比是老一輩跟年輕一輩對「流行」與「成名」的定義。代表老一輩的是一位在行內影響力甚廣的百老匯劇評人。從前,報紙是主流媒體,一位演員能夠登上報紙是成名的第一步;再說,一位有名的評論員能夠用筆尖之力去成就或摧毀一套戲。演技固然重要,但我相信演員跟媒體的關係也是成名重要的一環;當媒體說一個演員行並願意大肆報導他的事情給大眾收看,他便會自然地流行起來。能夠討好這一小撮人,成名不遠矣!所以在戲內,當那個臭臉的女影評人告訴飛鳥俠她打算摧毀他嘔心瀝血之演出時,他氣得七孔噴煙。

但到了這個年代,小眾的意見還是這麼有力嗎?主角的女兒(Emma Stone飾)代表年輕的一代告訴大家,他爸爸所以為是定律的一套根本就過時。在這個年頭要成名,要取悅的並不是那些被推舉為專家的小眾,而是跟你與我一般見識的大眾。流行是當你的事情在社交網站被瘋傳、成名是你能獲得成千上萬個「like」。所以飛鳥俠的女兒為爸爸能在新設的Twitter帳戶獲得八萬個「like」而感到非常雀躍。

想到這裏,我突然記起在我看戲的同日下午於社交網上瘋傳的「李逸朗哭腔唱傻女」。(請按此收看官方版本MV)整件事不正正跟《飛鳥俠》的故事雷同嗎?— 本地歌手曾經在港闖出名堂,卻因星途不順於星海浮沈,當大家已把他遺忘之際卻突然以嶄新方法平地一聲雷,一日內上載的短片錄得十五萬點擊,躍升為雅虎熱門搜尋之一。網民為此事瘋狂留言討論;突然間,李逸朗再次「存在」。

沒錯,那怪聲怪氣的演繹未必人人讚好,但我們不得不承認,這舉動已達到宣傳之效;之後的路便要看李逸朗自己的造化了。

飛鳥俠也好、李逸朗也好,他們的事又再次提醒了我們,在這個時代,大眾的地位已經提昇了。身為「大眾」的一份子,我們不必再像從前一樣被所謂專家或權貴那一小撮人牽著走;原來我們凝聚起來的喜惡能夠左右很多事情的結果和社會的取態與看法。在這個成也大眾、敗也大眾的年頭,我們得珍惜這個無名的身份,因為它有本事把荒謬化為流行;亦能把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