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孩子都要把所有事情問到底。他們喜歡老師說故事和告訴他們大量的資訊,然後回敬一句:「為甚麼?」他們記性也特別好,老師回應時,總得小心翼翼、把最準確的告訴孩子。

曾經為孩子選播了一首來自阿塞拜疆的搖籃曲。阿塞拜疆位於中東一帶,與伊朗及土耳其等國為鄰。我們的孩子對於這地帶的文化認知應該十分有限。你可能問為什麼選阿塞拜疆?無他,我只是習慣在西洋音樂主導的課程裏,為他們播放一些大家不太耳熟能詳的曲目。因為我想他們從小便知道,無論聽說世界如何分裂,有些東西卻不約而同地存在於世界上所有已知的族群裏,例如藝術、數字概念及節日慶典等。人類學裏,有學者稱這一系列的項目為「Human Universals」。這些事物及概念亦道出人類與其他生物不同之處;某程度上,這些獨特的共通點可以把人類連在一起。我要孩子在學會比較他人與自己如何不一樣的同時,也看到與別人的相同之處。

搖籃曲連結:http://youtu.be/NNvUq7OjzWk

伴隨這首搖籃曲的,是一齣漂亮的動畫,觀賞度高;搖籃曲的旋律可能跟我們聽慣的有點不同,但八、九歲的孩子大部份都說喜歡。聽罷,他們開始發問,我發覺孩子們留意的都是我沒有在意過的畫面。有孩子問動畫裡的女孩子頭上怎麼都包著布;他們問到在影片開端,人們為什麼要在地上跪拜;他們留意到動畫裡的孩子都沒有上學﹐長大後會當上牧羊人。

我說:「在一些發展中國家﹐不是所有孩子都有機會上學,尤其是女孩子。」

「為什麼﹖」

「女孩子的地位很卑微﹔她們可能十來歲便要結婚生子 — 那是她們的職責。女性常常都要包著身體﹐因為有些國家的法律和宗教不容許女性暴露身體﹔不遵守法律的人們可能會受懲罰。」

「為什麼﹖」

「在我們眼中,那可能是比較過時的法律。譬如說在中東某一些國家﹐人民沒有選擇伴侶的權利﹐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就像從前的中國﹔我的祖父母年代也是盲婚啞嫁的。有些國家廢除了過時的律法﹐有些國家仍在原地踏步。」

「為什麼﹖」

孩子啊﹐其實全世界的人都在問這問題。我們生在先進的城市﹐覺得自由戀愛、免費教育和自身安全等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世界上其實還有很多不及我們幸運的人。對他們來說﹐生在一個不公平、沒自由﹑沒文明的動盪社會才是現實。

他們問我為什麼﹐我只好誠實地回答﹕「那是因為世界不是一個公平的地方。」

「為什麼﹖」

這次我答不上了;唯有跟他們說:「雖然我們今天可能找不到這問題的答案﹐但只要我們不停止去思考發問,總有一天能找到答案和改變世界。」

我興幸孩子會不斷追問﹔那是因為他們在意並有同理心。他們會替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覺得不值。孩子今天的力量雖小﹐但無疑未來的世界屬於他們。所以不要看輕他們問的每一個疑問,那是因為,如果他們們都願意為今天這一句「為什麼」去尋根究底﹐未來的世界一定會比今天的美好。

有關「Human Universals」的延伸閱讀:

相關文獻:”Human Universals, Human Nature, Human Culture” by D.E. Brown

Brown, D. E. (1991) Human Universals. New York: McGraw-Hill and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