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個九歲的女孩子看一看我手上的戒指,然後問:「誰給你這戒指?」

「我的男朋友。」

「他何時給你的?」

「前兩天。」

「為什麼要給你?」

「他想娶我,所以和我訂婚。」

「訂婚是什麼?」

「訂婚是兩個人承諾將會結婚。」

「為什麼要送戒指?」

「我一時忘記戒指的起源是什麼,但接受別人的戒指其實就等於將自己的心交給別人。妳的心重要嗎?」

「很重要。」

「沒錯,是最重要的。所以如果心底裏不願意的事,再貴重的東西也不能把它換掉。」

畢竟只有九歲,女孩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幾年,我們繼續每週見面一小時。我看著她長大;她從只肯穿迪士尼公主睡衣上課的小女生,慢慢變成一個會畫眼線塗唇膏弄指甲的少女。不知怎地,她特別信我,十三歲那年跟媽媽吵架吵得厲害,晚上十二點打了個電話給我哭訴。十五歲暑假那年,她在決定塗黑色指甲油前也在下課後問一下我的意見。

十七歲生日前,她瞞著爸爸媽媽拍拖了。(其實比我預期中已經遲了。)

我用一貫不替她高興也不替她擔心的語氣說:「覺得前所未有般開心吧?一秒也不願分開,對嗎?」她甜甜地笑著點頭。我再說:「一定整晚跟他短訊沒有睡好,第二天又可以精神奕奕跑去見他。」她驚訝地望著我說:「對啊!妳又知道?我這陣子好像完全不用睡!」「我還肯定妳已經在課本裏用不同字體,在心心的兩旁寫上妳和他的名字。」她尷尬地大聲笑了:「妳怎麼這個也知道?」

她的頭上已鑿上「熱戀中,請勿打擾」幾個字。戀愛根本就是一件頗老套的事;無論時代如何進步,有些傻事仍然每天在小情侶間發生。「吵過架沒有?」我好奇問。「怎麼會吵架?」「沒什麼,有時因為些小事便會吵架。」「我覺得不會。」明白,不要問,只要等。

不出所料,幾個月後,收到她的短訊。先是「哭臉x100」,然後補上一句:「分手了。」我沒有刻意問她發生什麼事,反正細節已不重要了。我只好叮囑她:「哭到臨睡前兩小時便好收了。」「為什麼?」「不夠時間消腫,明天樣子會極醜。所有人就會問你發生什麼事,然後你對任何人都要解釋一遍,很煩。」最後她還是說了:「他要我做一些我不願意的事。我記得你說過如果心裏不願意就不要做,對嗎?」「我竟然跟你談過這些事情?」然後她把那年我說戒指那幾句話告訴我。原來她一直把那段一知半解的說話存在心裏。

我們常埋怨孩子善忘,但原來他們會記住一些老套的道理,轉化為自己長大後待人處事的的一部份。所以我從不怕學生嫌我「長氣」多事;越老套的道理,我越會大聲說出口。

如今,這女孩子已長大成人,閒時還會找我喝茶,再特意叫男友來接她、讓我見個面。然後立即發短信給我。

「你覺得他怎樣?」

「嫁給他吧!」

「不可能!我還有很多事想做!」

「也對,隨心而行好了。」

「笑臉x10000000」。

每看見學生從不知情為何物到情竇初開,然後享受戀愛的過程,自己都好像從頭長大一次。那青澀的歲月看似漫長,但其實一瞬間就過去了。經驗告訴我,談情說愛裏面的一些苦、一些錯是避免不了的。看見學生們開始被戀愛這回事弄得又哭又笑,我都不禁為他們喜、為他們憂。他們也樂於有個爸媽以外的大人時而囉嗦、時而揶揄一下。跟我上的課總有完結的一天,但無論何時,老師都會為他們打氣、希望他們一直幸福快樂。

伸延閱讀:

Teen Love Really Is Complicated, Research Suggests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