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對教師的衣著要求通常都有一些不明文規定。我曾聽過有學校要求女教師一定要穿裙,攝氏十度以下才能穿長褲;又有學校的女教師即使大熱天時都被要求穿絲襪上班。但因為社會開始提倡性別平等,這些規條應該已在行內續漸消失。但可能因為約定俗成的緣故,我察覺到大部份女教師有一套特定的dresscode:蓋過膝蓋約三至五吋的半截裙、一件圓領的棉質襯衣再加一件小外套;又或者是腳踏一雙平底鞋、窄腳褲、雪紡傘裙或一件加大碼的及膝上衣,再加一件圍巾。

至於我,衣櫃裡當然有上述的「制服」。但因為任教的科目需要我常跑跑跳跳,我上班不能穿裙子,服裝只要輕便舒適便可。就算在不用跑跳的日子,我總會在選衣服前停一停、想一想。原因不是愛美或為了遵守什麼校規,而是我不想花課堂時間討論我的衣著;那些不知從哪裡鑽出來的問題,往往令我頭痛兼尷尬。

有一次我遲了起床,匆忙地更衣便上班去。因為沒為意色系陪襯的緣故,第一堂下課後便有個七歲男孩走來問我:「老師,你今天是不是準備參加葬禮?」「不是,為什麼?」「那你今天為什麼穿黑衣、黑褲、黑鞋?」

又有一次,我穿牛仔褲上班,那一向沒問題。但我不知為何選了條有幾個破洞的牛仔褲回幼稚園。上學途中,我已有一點「不詳預感」。果然,我一踏進課室,四歲的孩子便望著我下半身皺眉,然後對我展開盤問:「老師,妳為什麼爛了?」「老師,妳是否很窮?」「妳不應該穿破衣服外出。」最精彩的問題是:「老師,其實你是不是一個乞丐?」我知道三言兩語沒可能解圍,便唯有立刻篇個故事,說今早我跌倒了,所以弄破了褲子;我演得七情上面,孩子才釋疑。我把那破洞褲洗過後便放入衣櫃最深處,有待來日再穿。

另外,妝容也屬於學生留意的範圍,有次因為普通的隱形眼鏡剛用完,我只能選擇帶玻璃眼鏡或「大眼仔」上班,最後我選了最不起眼的棕黑色「大眼仔」,覺得學生應該不會察覺。我錯了!我跟四年級一說罷「同學早晨」後的第一個問題便是:「老師,妳今天是畫了比平時粗的眼線抑或帶了color con?」現今一些九歲的女孩子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小孩的世界黑白分明,對便對、錯便錯;他們的經歷與能力未容許他們明白甚麼是灰色地帶。孩子對每天的遭遇和碰見的事物都有一個既定的期望,那就是他們小小的comfort zone了。而每當遇見任何事情不符合那個框框,他們就會感到渾身不自在。跟不同年齡的孩子接觸多了,我樂於見證他們的comfort zone不斷擴闊;他們會慢慢學習尊重別人當然不只在服飾上,還有待人處事上的不同。

這種能夠接納別人不同的能力絕非與生俱來,而是需要從多次錯誤中學習才能練成的。我們常著眼怎樣鼓勵孩子踏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卻比較少談論到如何協助他們把comfort zone拉闊。也許因為投其所好在教養上比較容易,這一課往往被老師父母忽略。但我相信,只要我們不偃苗助長,按他們年齡所需誠實地把世界上美好的和醜陋的都告知孩子,並逐小步與他們一同面對各種意料之外的狀況,他們長大後一定能自如穿插於社會各個層面。屆時,當我再見當日那班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時,我已經不用太在意說甚麼、著甚麼;而我那條破洞牛仔褲亦終能重見天日。 

延伸閱讀:

10 ways to expand your child’s comfort zone

其他教室無聊事:

百無禁忌

老師不老

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