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Daryl Cagle

有人說他們是教育界的恥辱;有人覺得刑期太苛刻了。

阿特蘭大公校作弊醜聞案(The Atlanta Public School Cheating Scandal)在本月初審結。此案涉及十二名於亞特蘭大校區工作的職員,包括教育總長、校長、教師及文職人員等。他們一行十二人涉嫌參與竄改學生的公開考試答案,令該校區整體成績在短短數年內突飛猛進。調查局在2011年揭發,在此校區內的56所學校當中,共有178位來自44所學校的教職員於2009年參與作弊。規模之大及涉案人數之多,在美國教育史中罕見,事件令舉國震驚。再經過一輪調查及和解,十二人被正式落案起訴詐騙罪。

歷時五個月的聆訊在四月一日結束。除了一位被告在聆訊期間因病去世,其餘十一位詐騙罪名成立。判詞上週公佈,其中兩名被告被重判入獄七年、罰款二萬五千美元和二千小時社會服務令。

事實上,同類事情在美國已有先例可見,所以公眾開始質疑阿特蘭大醜聞案加上其他零星的個案,只不過是教職員作弊的冰山一角。在2002年亦有經濟學者發明了一個能偵測老師作弊的方法。他們分析了來自芝加哥公立學校自1993至2000年的各種有關公開試數據。最後大膽總結,在每年的公開試中,大概有4%至5%的老師曾於考試中作弊;另外,研究指負責成績較差班別的老師會作弊的機率會較高。當時芝加哥的教育總長 Arne Duncan(即現時美國的教育部長)利用了此方法在校區內進行實驗,成功辨別出作弊的老師和班別。

連串的數據與案例,令大眾開始質疑公開試的成績,能否真正反映教育質素的差異。由此至終,學者與政客其實沒有停止過辯論現行的教育法案究竟是否適宜;矛頭通常直指於2001年通過的「No Child Left Behind (NCLB) Act」。這陣子,參議院的內部委員會正在討論此法案,希望儘快把這個源自小布殊施政年代遺留下的法案翻修,推出新政策。 

自Wikipedia
 

NCLB的其中重要一環,是透過公開標準試(standardized test)評估與衡量各校區的教育成果與質素。所有公立學校必須讓校內四、八和十二年級的學生參與每兩年舉辦一次的全國性標準試。要繼續獲得資助,各省要釐定與國家目標相符的政策,並定下方針去鞭策區內各校交出亮麗的成績表,能夠與其他省份比拼。NCLB政策有獎有罰,於「辦得好」之校區內工作的教職員除了會被表揚和提拔外,更會獲得薪金以外的花紅作獎賞。而「辦得不好」的學校會被監控;如在特定時間內(約五至六年)也無法令學生成績提升,這些學校便會面臨架構重組、甚至殺校的後果。

如果你相信數字與圖表的話,這政策的確把美國整體的教育質素提升了。以下圖表顯示整體學生在英文科自1990年起的平均分數:  

自nces.ed.gov

另外當然也有用作比較各州成績差異的圖表: 

自Washington Post
 

但是在數字背後,我們又看到什麼呢?國家政策壓下來給州政府,再傳到各市教育總長手裏、然後是校長、再到教師。為了達標或超標,每個階層、不同崗位的教育工作者都要承受著這種由上而下的壓力。有人覺得No Child Left Behind法案美其名是令每個孩子,不管他們膚色與階層都得到相同的教育待遇、沒有孩子會被放棄;但是人性卻令此法案的好意扭曲。阿特蘭大的教職員作弊醜聞正好掀開美國教育政策這陰暗的一面。

上文中提到因病逝而未能受審的被告Beverly L. Hall 其實是案發期間最高級的職員,職銜是亞特蘭大市的教育總長(School Superintendent)。根據報導,Hall為市內學校訂下非常進取的目標,若校長未能成功領導學校達標就會被解僱;在她任內的十年期間,市內90%的校長都被她解僱了。這位教育沙皇更會厚此薄彼,開會時會特意安排代表「好成績」學校的校長坐近她,來自「成績差」學校的便被安排靠邊坐。很多人都怕了Hall,卻拿她沒辦法,因為在她的鐵腕下,阿特蘭大市的於全國標準試的成績突飛猛進。在2009年她更上一層樓,被國家嘉許為「年度教育總長」。

可惜兩年後,這教育神話破滅,所有上報的佳績原來都是騙人的。有教職員為了上位和花紅不惜以身試法,最後鑄成大錯;也有老師為求保住飯碗,選擇與他人同流合污。因為試卷被動過手腳的關係,學生有否進步過現在已無從䅲考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涉案被告的所作所為根本與教育之道背道而馳;他們摧毁了普羅大眾對教育制度的信任、出賣了學生;他們把「No Child Left Behind」這個口號變成笑話。

事到如今,案中大部份被告依然覺得自己無辜,打算上訴。而另一邊廂,美國參議院也有意加快通過名為「Every Child Achieve Act」的新教育法案。未知當這些教者政客為爭取自己的利益及達到政治與經濟目的辯論得面紅耳赤時,有幾個會記起言談間那老是常出現的「child」(孩子)一字才是教育的關鍵呢?無論在哪個國家,教育制度與政策裏的百孔千瘡是避免不了的。但因為有責有夢,即使政策如何百變、要求如何苛刻,教者無論如何都該守得住。真正的腐敗與絕望只會出現在人性這最後一條防線崩潰之時。


延伸閱讀:

Rotten Apples: An Investigation of the Prevalence and Predictors of Teacher Cheating (Full Paper) 

作者facebook專頁

Featured image:NBC Nightly News 截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