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實實,打從吳克儉在2012年被委任教育局局長開始,教育界人士已經對這位出身人力資源界的新官有點保留。他從未在多事的中小學教室裏打滾過,他有多認識教育呢?或許應該問,他對教育有何抱負呢?當年羅范椒芬擔任局長後,批評聲雖不絕,但她好歹也跑去讀了個教育碩士惡補一下教育學的知識。所以大家都觀望吳局長會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帶來什麼新景象。

他上任後的第一項任務是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新官上任的他原本可以透過此推廣去打開溝通之門,讓自己建立與教育界各持份者的互信;可是他沒有這樣做。或許他升官後以為自己可以像神一樣說有光便有光,所以他選擇在一片反對聲中硬推國民教育科。那激怒萬民的結果,老師、學生和家長都不會忘記。他這一著,猶如代表局方向教師家長宣戰。

在憤怒未止、民怨難平之際,當局突然轉軑宣佈擱置新學年推行國民教育科的決定。看著局長躲在林鄭月娥背後的樣子,真的替這位中年男士感到唏噓。 堂堂一局之首,搞出一個爛攤子卻扛不起殘局,要由別人去收拾。情何以堪?既不會從善如流,想硬又硬不起來,你叫人家如何信服?所以眼見大家對局長的態度,從開頭的猜疑,到國教的憤怒,不消幾個月已變成鄙視加少許憐憫。 

蘋果日報
  須知道你的質地如何,你獲得的信任也必如何。既然他能用三兩下功夫便將自己平庸的能力告知天下,我們也無謂跟他纏了;如果連橡皮圖章的功能也發揮不到,局長不局長只不過是名銜罷。局與校的分裂是沒有人願意見到的事,但既然一切已成定局,我們只求他在餘下任期內不要再出來獻醜,讓我們平靜地應付前線的工作。

當我們已忘記了局長存在之際,他突然在政府推銷政改期間出動了。

年初,當他回應政府撥款透過「姊妹學校」來加強中港學生交流時,曾冠冕堂皇說教育不能淪為政治工具,又贊同「不可將政治帶入校園。」日前,他公開表示會「要求」校長和業界團體支持政改方案。此言一出,各界要求他解釋為何他一邊廂贊成政治不能帶入校園,另一邊廂卻鼓勵業界參與及支持?他解釋早前的意思是指學生,並非校長。校長跟業界是「成熟專業人士」,所以不存在強迫支持和單向灌輸等問題。

這不正是現代版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也許吳局長在任命後至今仍以人力資源界別的思維看待教育。他大概以為教育系統是一個由上而下的架構(top-down structure)。局是至高無上的,掌管學校一切,其次是學校裏的校長、老師;最底層的是學生。如果他不是這樣想,又怎會天真地以為他一聲令下,一切便能成事事?如果他沒有低估下一代的思考能力,又怎會設下雙重標準,說校長可以、學生卻不可以?

教育,壓根兒就是一項相信年輕一代的產業。在個健全的教育體系裏,局與校應該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而雙方的努力互動得來的成果,就是為了栽培年輕人成為社會上的「成熟專業人士」。學生不是架構裏墊在最底層的棋子,而是教育之終極目的啊!其實當掌權者本末倒置、莊閒不分,他很快便會露餡。而當教育工作者開始看不起年輕人時,這界別已經沒有供他立足的地方了。

相關文章:

當初是誰幹的好事?

本文作者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