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在佔領期間,戴耀廷的女兒湯也寫了一篇題為《我的爸爸》的文章,我們看過後都被感動了。今天再讀此文,當然是百般滋味在心頭。這篇文章毫無破綻,因為記載的是一個女兒以第一身寫出她對爸爸細膩的觀察與真摯的情感。

都說女兒是爸爸上世的情人;爸爸對女兒的感情與寄望只有女兒自己明白,而女兒對爸爸的喜怒哀樂亦最敏感。父子跟父女的感情截然不同;身為一個女兒,每讀朱自清的《背影》,我都會幻想如果在那天要乘火車回北京的是個女兒,故事一定會截然不同。溺愛女兒的爸爸會到最後關頭才決定送行嗎?註定崇拜爸爸的女兒會在他跟腳伕議價時覺得他說話不漂亮嗎?如果是我,會讓爸爸走過路軌買幾個橙給自己吃嗎?

兒子對老爸的愛比較含蓄,少見會大聲地宣佈「爸爸我愛你」。「愛」掛在口邊很老套,但湯也文中結語那一句「爸爸,我很愛很愛你」卻演化成當時疲憊不堪的爸爸最強的後盾。

事隔七個月,戴爸爸昨天終於回信了。教授因為看到香港人對政治醒覺,所以對民主之路仍然感到樂觀。他也再提醒我們勿忘初衷,因為我們的目標並不是否決政改方案,而是真普選。在下一個政改的契機來臨前,最重要的工作是重建民主支持者間的溝通橋樑,並繼續培養港人有自決自主的管治能力,待真普選來臨時,港人便能同心實踐可以公平保障每個人權利的政策和法律。

當戴教授提到有年輕人在佔領期間站出來,我的眼眶發熱。佔中期間一幕幕匪夷所思的景象又重現眼前。教授說有年輕人告訴他,他們並不是受甚麼號召而站出來,選擇站出來是因為那八十七枚催淚彈。他們不明白既然示威者只是在爭取說好的政治權利,政府為何要這樣對待他們。然後佔領落幕,我們都發覺因為已經走了出來,所以不能走回去了。

這種醒覺是難能可貴,卻不是在一夕間灌輸的。我們都相信承諾,因為從小父母親都沒有食過言,說好有就有;我們對未來有希望,因為爸媽從小便訓練我們永不放棄的精神。雖然我們有時懶散,未及愚公般有韌力,但是這些道理已經隨年月穩存於心、化成我們的一部份;就算如何用暴力歪理都撲滅不掉。到面對大是大非之時,我們曉得判斷誰是誰非。到了行動之時,又記起愛與和平以及和而不同等來自兒時的教誨。細心一想,我輩年輕人能走出來並願意守護,可能源自父母早年的囉嗦。

這便是這第一代紮根香港的人承傳下來的信念。無論歪理如何當道,真理總能長存;我們是打不死的。這才是獅子山精神。

外部連結:

香港電台節目《香港家書》(戴耀廷)6月20日聲帶重溫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

Featured Image: 香港獨立媒體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