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終了,又到「敬師日」的高峰期。學生與家長都紛紛送上心意卡與小禮物以表謝意。最近在一個場合裏,我跟家長、學生與同事們分享了一個有關我啟蒙老師的小故事。這位老師現在已是一所學校的校長,但在我對她的印象,總停留在我小學六年級那年,當年老師是我的班主任兼教中文與音樂科。

當年填鴨式教育法當道,「活動教學」的概念還在萌芽階段。這位老師正是推行此理念的先驅之一。大家應該都記得中文科一項經典的功課:抄寫生詞。中文老師每開始新一課,便會在課文選十個詞語,然後要我們回家把每個抄寫十次,從無例外。這是一項極為沉悶的作業,但當然,透過抄寫,我們能練習筆順,而中文的詞彙也是靠這功課一點一點累積回來的。

記得一次,當我們朗誦新課文後,老師便如常吩咐我們記下需要抄寫的詞語。說畢五個詞語後,她停下來說:「餘下來的五個生詞,請你們回家自行在課文內找,儘量選五個你們都不認識的生詞。」全班同學不約而同詫異的說了聲:「吓?」感覺難以置信,因為在六年機械式的抄寫生詞生涯裏,從來沒聽過有老師會讓我們自選詞語。老師繼續說:「你們也可按課文內容在作業簿內,畫些相關的圖畫。」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世上竟然有這樣的功課,真的聞所未聞。

第二天,就連平日常欠交功課的同學,也驕傲地拿出這份功課互相比較一番,吱吱喳喳地討論起來,差不多捨不得交出練習簿。言談間發現前一天晚上,全班同學為了找出五個「心水詞語」,都已經把課文讀得滾瓜爛熟,然後各人都按意願用顏色筆畫上漂亮的插圖;有人畫《魔神英雄傳》和《小忌廉》中的漫畫人物、有人畫風景動物,而畫功不濟的我畫了個電視螢幕,因為那時的我最愛看電視。雖然每份習作都獨一無異,但我們竟然都不約而同地期待下次的生詞功課。

自從那一次,我開始領悟到原來「好玩」和「功課」不是對立的;原來「快樂學習」並不是傳說。

這一小段記憶十分深刻,導致我今天作為老師設計課堂與作業時,都會以「好玩」為先。因為我記得,好玩是啟動孩子學習動機的鎖匙,當他們肯留心、肯投入,已經能令教學事半功倍。

而因為當年那五個自選生詞常提醒我自發學習的好,所以我總記得在教學上為孩子預留一片讓他們拿主意的空間;哪怕只是 1% 時間,哪怕他們亂七八糟?孩子要知道學習不是被動、更不是為了草草交差;他們應該有份作主,並在預設的框架內自行決定學什麼及如何學。從人云亦云到懂得行駛這學習上的自主權是一條漫長的路,但這絕對是一條值得的路。

我很幸運,因為早在小學時期已經有一位老師把這顆種子栽在我心,長大後漸漸明白教與學所謂何事。而源自我小時候第一身經驗證實了,孩子能「懂得學」遠比他們「學得懂」重要。這一切領悟都來自在不同階段教過我的好老師。

對於大部份成年人來說,「敬師日」這活動可能已是歷史的一部份;畢竟老師這角色是會隨著歲月在生命裏慢慢縮小的。但亦不妨在有空時想一遍我們曾有緣遇過的老師,因為一路走來,他們每一個都有份成就今天的我們。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

Featured image:Sinonews Ne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