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原名《仲夏的佛羅倫斯》)

我好喜歡 Facebook「當年今日」的功能,系統會自動在主版面發佈一幅你我在某年在相同日期上載過照片。看見朋友的分享,就算事不關己,都會令我會心微笑。一年、兩年過去了,雖然不常聯絡,但也喜見大家都別來無恙。

今天醒來,Facebook 告訴我三年前的今天,我正在意大利佛羅倫斯的 Central Market 吃這個包:

記得那年暑假,我在希臘第二大城市 Thessaloniki 參加一個論壇後,便一個人直飛意大利。為了那次旅程,我還特意再讀暢銷小說《Eat, Pray, Love》中,女主角在意大利「吃」的那一章。職業病發作,給了自己一項功課,就是每天都要吃一杯 Gelato。結果,成績斐然;在意大利的十多天,我成功嚐盡不同城市的 Gelato。

 捧著雪糕,遊走於不同城市的大街小巷之間,百無聊賴地看當地人忙碌叫賣、看遊人忙著拍照,直到晚上十時太陽才下山,那是仲夏獨有的快樂。

佛羅倫斯是那次旅程的其中一站。我預訂的房間位於巴士總站附近一所私人公寓內。今天翻看那次行程的舊相簿,突然記起當年跟學生分享了辦理入住手續時的小插曲。

 協助我的這位職員叫 Maximiliano,是個矮小敦厚,留著鬍子的中年漢。他一邊悠然地哼著歌,一邊慢條斯理地幫我辦理入住手續。因為我們語言不通,二十分鐘的等待裏,我沒有主動搭訕,只留心聽著他哼的歌;發覺他在哼著歌劇《杜蘭朵》裏的著名曲目 Nessun Dorma。

他唱得認真動聽,於是我問他:「你是歌唱家嗎?」跟很多熱情的意大利人一樣,他們從來不會因為語言不通而覺得尷尬。一是不說,一說便英語意語夾雜地滔滔不絕。我在 Facebook 記下了他說的一句:

「I am not a singer but singing makes people happy and the sky will only help those who are happy。」(我不是歌唱家,但唱歌使人快樂,上天只會幫助快樂的人。)

在意大利,就算不是從事音樂事業的人,各人都對音樂有著一份熱愛與獨特的見解。

Maximiliano 提醒我,當初決定到佛羅倫斯一趟也是為了一首歌;那是我從小便聽過唱過那首令人心痛的《O mio babbino caro》。此曲目來自以佛羅倫斯為背景的歌劇《Gianni Schicchi》,由女角 Lauretta 被爸爸棒打鴛鴦後心碎地唱出,一字一句都在哀求,甚至要脅爸爸不要那麼狠心。每聽到那句絕望的 “Andrei sul Ponte Vecchio, ma per buttarmi in Arno!” (我會走到 Ponte Vecchio,把自己投進 Arno 河裏去)我的心都會抽一下;然後再想,為情投河自盡這種故事其實無分國界。這些古怪的聯想倒令我一直希望看看 Ponte Vecchio 到底是一道怎樣的橋。會叫人憂傷得想跳下去嗎?

於是,除了一天一雪糕這功課,遊覽這條老橋也是這次旅程的任務之一。我在黃昏前抵達,剛好夠時間買一杯 Gelato 看日落。我站在老橋的對面,定睛了。
  眼前景象,別說吃雪糕,即使是趕來投河的女孩也會先停下來欣賞一會兒吧?這道建基於古羅馬的老橋被洪水沖散過、被戰火摧殘過;千多年過去了,它仍在靜靜的撐著。所以原來這條傳說中的 Ponte Vecchio 一點也不叫人傷感,站在它面前,反而會想起歷史的浩瀚,人也豁然忘憂了。回過神,老橋上的那顆小光點不消五分鐘便投進 Arno 河裏了。天色全黑,我趕快完成手裏快溶掉的雪糕,心滿意足地找晚餐去。

我喜歡跟孩子們分享暑期旅行的小故事和照片。因為我想他們知道暑期並不等於暑期班;我更希望他們以後每年都會像我一樣期待夏季的來臨。夏天不是讀書天,但能夠學到的卻很多。因為仲夏是闖蕩之時、是放肆之時、是思考之時、是廣結朋友之時,也是享受獨處之時。只要我們願意打開心扉、虛心受教,能夠聯想到和領悟到的往往超乎我們所想。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

Featured image:  The Telegraph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