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跟學生談起作曲,我告訴他們除了熟識的各行各業,如教師與醫生,長大後也可以考慮當作曲家。事實上,孩子從小已經可以開始音樂創作,將作品與別人分享。

不知那個孩子突然說了一句:「But we’re just kids, that’s impossible !」(但我們只不過是小孩子,根本無可能!)

我的反應是:「JUST kids?  The fact that you are kids makes everything possible!」(只不過是孩子?正因為你們還是孩子,所以一切都有可能!)

於是我先放下教案,告訴他們一個「莫欺少年窮」的故事,這個故事來自愛沙尼亞。

早前到芬蘭遊學,也順道到了距離赫爾辛基不過兩小時船程的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 塔林的舊城區保留著中世紀的痕跡;我的酒店就在舊城廣場不遠的石春街道上。百無聊賴的我,每天都會花點時間站在廣場中央看遊客,也看廣場四周別緻的建築。

除了小屋小店,廣場旁邊也有一座會堂(Tallinn Town Hall)。別少看這建築,它於1404年竣工,是北歐波羅的海一帶最古老的會堂。


如果眼力好,你會看到會堂的最頂處有一個人形的風向標。它標誌著塔林的一個傳奇人物,他叫老湯瑪士(Vana Toomas,Old Thomas)。幾百年來,他就站在塔林的最高處,守護著這個城鎮。

老湯瑪士風向標 Vana Toomas (照片來自 Discoverest.com)

湯瑪士自小與賣魚的媽媽相依為命。每日天未亮,媽媽便會帶著兒子到城門口的水壩前等待堤壩打開撈魚。天亮了,媽媽要到城裏賣魚,她便會吩咐湯瑪士在水壩附近等候她。久而久之,湯瑪士與駐守水壩的守衛開始混熟。守衛們見他頗乖巧,便開始教他如何使用一些如長矛與弓箭等兵器。因為勤練習,湯瑪士學得不錯。

每年春天,中世紀的塔林城內會舉行一次「射鸚鵡節」(Parrot Shooting Festival)。這是一項供達官貴人參加的射擊比賽。主辦單位會把一隻木製鸚鵡放在一根高聳入雲的木竿上。第一位能夠用弓箭把木鳥射下的參賽者會被封為「年度射擊手」。有一年,比賽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卻沒有一位參加的富商或大臣能夠把木鳥射下。

湯瑪士在節日期間的一個晚上攜著守衛為他特製的兒童弓箭經過木竿,抬頭看見那隻原封未動的木鸚鵡,心血來潮把箭上弓往後一拉,噗通一聲,木鳥登時從高處掉下來。

第二天,事情被發現了。有人不滿比賽被一個小孩「破壞」了;那是一個供上流社會人士參與的比賽,豈能讓一個窮小子弄垮?但有人卻覺得,既然湯瑪士把木鳥射下,他應該受到嘉許。結果,雖然湯瑪士並沒有獲得比賽原本的加冕與獎項,但是他的技能卻被賞識,軍方決定好好栽培他成為一個出色的守衛。湯瑪士不負所望,長大後成為了一個盡忠職守的士兵,窮一生守護著塔林城。

他的事蹟在民間流傳,老湯瑪士離世後,人們為記念這位鬥士,便將他的模樣鑄成風向標,於1530年把他放在會堂最頂尖的位置,讓他繼續守望下去。會堂經過了戰火與歲月的洗禮,新的銅像分別在1952與1996年被裝上,老湯瑪士就站在這裡直到今天。

1952年版的老湯瑪士銅像,現放於 Tallinn City Museum 展覽(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告訴孩子,雖然從湯瑪士的事蹟至今已經快五百年了,但在先進的社會裏,依舊有一些固執與缺乏自信的人的人會以年紀去釐定一個人的能力、看輕年紀比自己小的人。但是別人怎樣想並不重要,起碼我們首先要學會不要一口咬定凡事都不可能。所以我叮囑孩子不能有這想法,未嘗試過,我不要聽到「But we’re just kids!」,因為年紀小從來都不是一個為自己開脫的藉口。事實是,年紀越小的,越窮得起跌得起,所以他們最有潛能使萬事變得可能;他們將會改變世界。

下課後,有孩子拿著五線譜來問我:「Ms Yu,我可以把這練習簿帶回家嗎?」

「當然可以!」我答。

第二天,這位一年級的孩子特地來找我,原來他用學過的音符把四頁五線譜填得滿滿的,細看之下,當然錯漏百出,音符東歪西倒、根本不能奏出來。

「Ms Yu,妳看!我昨晚作了一首曲!有四頁紙長呢!」他驕傲地說。

「真是個好開始。要努力學習音樂,繼續創作。」我說。

這小子滿足地笑著點頭。我也笑了,因為他踏出了相信自己可以的第一步,其他的瑕疵都不要緊了。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

Featured imaged: Discoverest.com

相關文章:

教室無聊事之負能量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