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一小時

因為工作,我會接觸到不同國籍的父母;從他們身上,我看到管教上的大不同。譬如說,來自歐洲的父母在意的事情通常是一般香港父母很少提起的事,例如創意和環保。而一般香港父母最着緊的事情,他們有時連聽也聽不明白,例如起跑線與學前班。

十一歲的Mia跟我上課大概已經有五、六年了;她的爸爸是德國人,媽媽是西班牙人。記得Mia九歲時,我買了一包餅乾請她吃。她首先看看包裝紙背後的成份列表,然後對我說:「謝謝Ms Yu,但這餅乾含棕櫚油。我不能吃。」我回答:「沒關係,但為什麼不能吃?」

她說:「妳不知道嗎?棕櫚油來自棕櫚樹,為了種植棕櫚樹來賺錢,人們會大量砍伐樹木、甚至把大範圍的熱帶雨林鏟平。這令許多動物無家可歸;最終可以令某些生物絕種。所以爸爸媽媽要我在吃東西前先看看成份,有棕櫚油的儘量不要吃。」

「原來如此!你爸爸媽媽說得對。我也聽說過在印尼和馬來西亞,毀林(deforestation)這種情況常有發生。」

「對,在南美洲也有。但Ms Yu,妳知道嗎?媽媽說如果我們都能購買原產地的農作物,農夫便能維持生計,不用為種棕櫚樹而大量砍伐樹木了。」

我當然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簡單,但我想讓Mia說下去,於是我問:「那是什麼意思呢?」

Mia回答:「譬如說,我們現在居住香港,我們便吃香港農夫種的蔬菜。從歐洲輸港的菜要經過繁複的運輸程序,當中涉及的碳排放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 只要各人都只吃自己居住地種出來的農產品,農夫可以賺錢的同時,全球的碳排放亦可以減少。這不是很好嗎?」

聽罷我心底有一陣感動,如果「各人」都明白這些事的事,那當然很好。因為要上課的緣故,我不能跟Mia談得太久,便最後回應一句:「很好,Mia!我很慶幸妳這個年紀便懂得愛護地球!」

「地球是我們的,如果我們不保護它,到我們長大後便要自食其果了。(The Earth is ours, if we don’t protect it, we are going to suffer when we grow up.)」這句話來自九歲孩子的口中顯得特別有力。

與Mia的這番對話令我想起小時候有一段日子,爸爸特別著緊訓練我們節約用水。那時我有個壞習慣,就是在刷牙時把水龍頭長開。爸爸見一次罵一次:「食水很珍貴,你知道世界上不是所有小朋友都像你般幸運,醒來便有乾淨的水洗臉漱口嗎?你不過在刷牙,有長開水喉的需要嗎?」我每次乖乖關上水龍頭後,心裏都會嘀咕著:「我現在把水龍頭關上,又不代表非洲的小朋友這一刻便立刻有乾淨食水。長開水喉又如何?」

長大了才明白,環保其實是一種意識;地球的生態環境當然不會因為我們關一晚燈、少用一點水或少吃一塊餅而瞬間改變,然而我們必須向孩子灌輸保護環境的觀念;因為這是一個能夠把自身與世界連在一起的課題。要建立孩子的世界觀,並不代表要周遊列國,讓他們看看巴黎鐵塔有多高、比薩斜塔有多斜或馬爾代夫的玻璃海如何澄澈,而是要讓他們明白我們都是世界的一份子,不是旁觀者;地球上一草一木山谷河川都屬於我們的。既然身為持份者,我們有權利去榨取與消耗,亦有對等的義務去保衛及修補。

教養孩子,如果只執著於眼前的果,他們長大後頂多只能在自己那狹小的家門前掃雪、耕種和收割。長大後敢闖蕩世界的孩子,他們的心通常從小已經與世界連在一起;除了想探索它,更想保護它。但願成年人都慢慢學會看輕孩子即時的功過,多着眼協助他們拓闊視野,令他們心目中的家園有世界之大。

環保教育網站:

Meet the Greens 

綠色和平(兒童網站)

作者facebook專頁

Featured image 自:http://www.communitykids.com.au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