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逛書局,發現龍應台教授出版了新書,叫《美麗的權利》,即時買下。細看之下,才發覺原來不算是新書,《美麗的權利》其實是老師在八十年代以另一筆名胡美麗撰寫的專欄,以一針見血的筆觸談女性的社會地位、談平權等問題。這次將二十多年前出版的文章結集成書,是讀者的福氣。

我對書裏其中一篇名為《你是個好母親嗎?》的文章印象尤其深刻。文中有一個名為「美麗母親心理測驗」,觀點很發人深思。

零分的母親,大有人在;是指那些疏忽照顧,令孩子心靈或肉體受傷的人。直接點說,她們不配當孩子的媽媽。二十分的母親是那種日忙夜忙,「專門供給硬體,但是不給軟體」的媽媽。我們都遇過這種願意用無限金錢供養孩子,卻總是抽不出時間去聆聽或給孩子一個微笑或擁抱的媽媽。

至於能夠照顧得孩子無微不至、時刻替孩子打氣的母親,若果跟自己的丈夫關係如仇人,隔天便閉門互相指罵的話,這位只是四十分媽媽。父母間的嫌隙是令孩子最心碎的經歷,即使父母如何用各自的方法去關心子女,都彌補不了他們在被窩裏,因為擔心與無助而哭的陰影。

那麼,如果一位母親,與丈夫的關係密切、管教孩子有方、持家有道,婆媳關係亦佳、八面玲瓏,應該算是位一百分母親吧?在龍教授設立的「測驗」中,竟然只得六十分!你會驚訝,一位仁慈、細心、體貼的媽媽,怎會只能拿取一個僅僅及格的分數?

龍教授這樣解釋:「(六十分母親)就像一隻辛勤的母鳥在枝葉深處努力的築巢、餵哺,但她絲毫不知道,這株她所棲息的大樹正受萬蟲蝕蛀,隨時有倒塌的危險…」

換言之,如果一位母親能夠把眼前的家打理得妥妥當當,卻漠視家以外的事情,不主動去關心與孩子未來息息相關的社會議題的話,她依然做得不夠好。

經營一個猶如溫室的家不難,因為一切只不過在父母所設下的規矩去運作,可是老生常談的是,孩子終有一天要離開溫室,總有一天要面對那株素未謀面、正被蠶食的大樹。除了表示震驚外,他們亦可能會問,為甚麼爸媽在家裏無微不至的呵護之外,好像對身處的社會漠不關心,從來沒有告訴自己家以外的事情;父母其實有否曾經盡過力,走出舒適的巢穴,放眼世界,為自己爭取更好的未來呢?

工作讓我接觸不同國籍的父母,在跟他們談話的內容間,便明白為甚麼即使家庭背景相近,有些孩子長大後會特別優秀。他們的父母通常都相信教育、尊重老師;我們少有傾談有關孩子上課的進度,因為大家都共識到,學習逼不來,也是個有高有低、甚為漫長的過程。他們視老師為一個陪伴孩子在某學科上成長的夥伴。

你可能會問,不談孩子的進度,我會跟學生的父母談什麼呢?我們不過會像朋友般傾談。做生意的德國爸爸會簡略告訴我他對歐元匯率未來的見解;西班牙媽媽會跟我分享她第一次往深圳的見聞;在家鄉經營農場的丹麥爸爸會一邊請我吃麋鹿扒,一邊細說農場的事情;愛爾蘭媽媽會給我倒一杯紅酒,然後告訴我她參與保育海豚的大計;台灣的媽媽會問我「雨傘運動」的因由。

在我認識父母的同時,其實也更認識他們孩子。不難想像他們晚飯時的話題,一定不止於孩子的學業和家裏的事情,而是天南地北,甚麼也談得來。父母始終是孩子最親密的啟蒙者,在每天的溝通間,孩子慢慢學會世界是如何運作、討論時的潛規則、何時發聲、何時沉默等。經過多年的觀察,如果父母會關心自家以及孩子以外的事情,孩子長大後不會差到哪裏去。這種父母對自己也有一定要求,從來不會只嚴格孩子、寬待自己,他們最在意的不是孩子兒時的成就如何讓自己面上貼金,而是如何協助他們建立一個正面的世界觀。採用的方法,並不是以催促及操練孩子為中心,而是從自己出發、放眼身邊的人和事,以身教去成就孩子的未來。

畢竟,只有六十分的父母,教不出一百分的孩子。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

相關文章:

家教

Advertisements